Cite

本文認為句子上層的左緣結構是由句法、語意、語用等因子共同構築而成的,而邊緣特徵(peripheral features) 在其中扮演著極為吃重的角色,無論合併(Merge) 或是移位(Move) 均出於檢驗這些特徵的需求,並依個別語言不同的參數設定來實行。如此一來,話題的顯著性(topic prominence) 即可重新理解為邊緣特徵檢驗的結果,而Huang(1984) 的空話題(null topic) 亦可視為合併至左緣結構的空算子(nulloperator), 是界面經濟(interface economy) 的具體呈現。我們發現外蒙受、反詰疑問詞、評注狀語等句構之所以會產生必用話題化(obligatory topicalization) 的現象,是由於定指算子(D-operator) 的約束作用受阻所致。以此為基礎,本文將觸角延伸至代詞失落(pro-drop) 及光桿名詞組(bare nominals) 等語言類型學上的重大議題,並指出必用話題化其實就是動詞二位(verb-second) 的特殊案例,跟英語和德語的相關現象有異曲同工之妙,均為強勢共性(strong uniformity) 的具體表徵。